正在载入...

守望网络期刊第3期

北京守望教会6月5日户外敬拜通报

各位亲爱的弟兄姊妹:

主内平安!这一周我们从周间就开始感受到空气中的紧张气氛,然而当第九个户外敬拜的主日来临的时候,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拦阻我们去敬拜主的心。

6月5日的北京,天气晴朗。由于这一周进入到众所周知的敏感时期,不少弟兄姊妹自周三就被看管在家中,个别被带到附近的宾馆中,也有一些被要求白天到所属派出所或居委会报到。这个主日能够出去到教会指定地点的仍然只有几十人。一些要进入平台或在平台附近的弟兄姊妹被守在那里的警察带走。据我们统计,主日早上因户外敬拜被带走的弟兄姊妹有20人,其中一位是参加我们户外敬拜的外教会弟兄,另一位是海淀堂的弟兄,是在穿过平台要到海淀堂聚会时误被抓的。他们被分别送往各自所在片区的14个派出所。截止到5日晚12点,已有16人被释放回家,但还有4人直到6日中午才被释放。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我们理解派出所警察在这个敏感时期情绪比较紧张,但我们还是无法理解个别派出所表现出的目无法律和缺乏人道,如在海淀派出所,国保竟把站在门外等候看望的两位姊妹关进该所地下室。同时,仅仅由于自身的紧张,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或手续的情况下,就把众多弟兄姊妹自周三就限制在家,或从家中带走,这些都是知法犯法的行为。

我们要再次感谢我们的主,祂使众多弟兄姊妹这一周在警察无休止的电话、敲门、谈话、带走中仍有平安,祂让我们在这个充满紧张、缺乏平安的时代能够经历并见证祂所赐给我们基督徒属天的平安和喜乐。愿神怜悯这些整天生活在紧张之中的警察及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愿神赐给他们智慧,知道怎样从工作的压力和紧张中解脱出来。

虽然外面的压力没有夺去我们内心的平安,但我们也知道,这周教会内所公布四位同工离开守望的消息,却让众多弟兄姊妹内心经历了震荡和伤痛。在这样一个争战的时期,这消息让我们守望的弟兄姊妹感到惋惜、困惑、痛苦,甚至信心上受到打击。作为教会的带领者,我们提早经历了这些痛苦。求神怜悯我们人的软弱和有限,早日医治我们的伤口。

尽管如此,在这个主日照常走向平台的弟兄姊妹身上,我们看到了超越人的有限和软弱而工作的主。我们依然相信,神仍在按祂赐给我们的异象带领着守望教会。虽然我们时常软弱,但我们所坚持的每一周都会被神记念,并且藉祂儿女的顺服,见证祂在这个时代的作为。

但愿我们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虽然在我们的祷告中,常常求神出于祂的怜悯,早日为我们开一条出路,好让我们早日恢复在室内一起的敬拜,但我们也怀着敬畏把前面要奔跑的路程交托在祂的手中。我们相信,祂若让我们在这个赛程中比我们自己心里所预期的多跑,也一定会有祂自己的美意,并且祂也必会因此赐给我们够用的恩典,使我们有足够的忍耐与力量,与祂一同经历最终的得胜。

愿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惠和平安、天父上帝的慈爱和怜悯、保惠师圣灵的感动与引导,常与每一位守望教会的弟兄姊妹以及各处挂念守望教会并为守望教会祷告的弟兄姊妹同在!阿们!

北京守望教会

                                          2011年6月6日

北京守望教会5月29日户外敬拜通报

各位亲爱的弟兄姊妹:

主内平安!5月29日是守望教会户外敬拜的第八个主日。不少弟兄姊妹继续彼此相约,要一同去教会所定的地方敬拜和寻求我们的主。

5月29日的北京,天气晴朗。多数要参加户外敬拜的弟兄姊妹和往常一样自周五晚上就被限制在家,不能出门,因此这个主日能够出去到教会指定地点的约有数十人。这个主日警察的戒备有所加强。有些小组在那附近的地方各自进行了主日的敬拜。一些要进入平台或在平台附近的弟兄姊妹则被守在那里的警察带走。据我们统计,主日早上因户外敬拜被带走的弟兄姊妹至少有22人,他们被分别送往各自所在片区的14个派出所。虽然多数弟兄姊妹受到警察们较为平和的对待,但也有个别派出所警察态度粗暴,如在海淀派出所就有抢夺手机及搜身等行为。有一位姊妹的父亲和弟弟被叫到北京来,试图通过他们来对姊妹作劝说的工作;还有一位姊妹直接被送到所住小区,当场让她搬家。这次有一新情况,就是警察把一姊妹从家里直接被带到派出所(西北旺派出所)后,专门请三自教会下属一聚会点的负责姊妹来做劝阻的工作。这位负责姊妹指责并要求我们的姊妹参加三自教会,又力劝她不要参加守望教会这样的“地下教会”。 到当晚十二点钟, 21位弟兄姊妹被释放回家;最后一个姊妹直到5月30日中午时分才被释放。

我们知道,对于要去户外敬拜的弟兄姊妹,不少人自周五就开始预备。期间很多人的内心经历了只有神与自己才知道的艰难或挣扎,真实地认识到自己是如此的软弱。感谢神,靠着对那位信实之主的仰望,不少弟兄姊妹胜过了自己的软弱。确如他的话语所告诉我们的,信心若不经受挑战,我们就不知自己的真实光景;信心若不经历试验,就很难成长。但愿我们每个人的信心“既被试验,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更显宝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着称赞、荣耀、尊贵”(彼前1:7)。

我们也必须承认人是软弱的,在经历过八次户外敬拜之后,我们会感到疲惫,有时不自觉地在灵里和在行动上会松懈下来。因此,在这样持续的争战中,我们更需要警醒祷告,并相互扶持、彼此鼓励,让我们靠着主加给的力量能继续向前。

但愿我们继续仰望我们神的作为,带着信心与盼望等候他带领我们走出这段艰难的时期。既然我们知道是神让我们继续这场属灵的争战,我们就“不可丢弃勇敢的心,存这样的心必得大赏赐。你们必须忍耐,使你们行完了神的旨意,就可以得着所应许的”(来10:35-36)。

愿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惠和平安、天父上帝的慈爱和怜悯、保惠师圣灵的感动及合一的工作,常与每一位守望教会的弟兄姊妹及各处挂念守望教会并为守望教会祷告的弟兄姊妹同在!阿们!

北京守望教会

                                          2011年5月30日

反思信仰二三事

文/Hilary

我是个头脑比较简单的人,不善于做深入的思考。最近有一些的事情硬生生地放在了我面前,我的脑袋有点卡壳。绕不过去,只能慢慢梳理,不经意间竟然在脑袋顶上理出了若干的白头发。随便记上几笔,欢迎大家指点。

关于小恩典

小恩典的父母都是外来打工人员,生活本不宽裕。小恩典的妈妈本来是做育儿嫂的,在操心了半天老家里父母的病痛,自己感冒生病吃了一堆药后,意外地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在发现怀孕的同时,小恩典的妈妈也查出了宫颈息肉,持续出血,无法再工作。这个意外的老二给她家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孕早期服药对孩子健康的可能影响,上小学的老大,检查生产的费用,超生的罚款,一两年内无法再工作…….靠做送水工的爸爸一个人来负担这些实在很难。小恩典的爸妈动过很多次念头要“做掉”她。当小恩典的妈妈在小组里分享这些时,姊妹们都劝她,不可杀人,堕胎是犯罪是不合神心意的。她妈妈最终选择了顺服神,留下孩子。但实际的困难呢?姊妹们尽自己所能从经济上帮助他们、给她找来孕妇装、孩子的衣服用品、陪她去检查看病、从教会申请慈惠帮助、代祷……小恩典的爸爸妈妈也渐渐从心理上接受了这些,怀着感恩的心给未出世的孩子起好了名字叫“恩典”。在410的早上,还不到28周的时候,小 恩典的妈妈破水了。这个早产的紧急情况在教会的论坛上,在围脖上都得到了非常多的关注。虽然情况不是很好,我一直期待着神迹的出现,这将是多么好的一个见证。然而六天后,刚出生的小恩典在我怀抱着她的时候安静地离开了。

我困惑了。既然事情的结局是这样,我们为什么还要费劲地去劝人家留下孩子,为什么还要这么多人费心费力这几个月?我们都遵照神的旨意尽力去行了,为什么还是这样的结局?神的心意是什么?说实话,这个困惑大过了我对于小恩典离世的难过。

有一次跟外教Sarah聊天时说起了我的困惑,她的话让我思考了很久。

“有时候我们做对的事情不一定会有好的结果,但是那是神的命令,是神让我们做的,我们就应该去做。”关于right和righteous,我从来没有去想过其中的关联。

我梳理后的发现,我所信靠的神真的是神!祂是神,祂凭己意行做万事。我用任何的行为德行都不能去跟祂换任何东西。我发现自己的潜意识里其实还是有交换和功利的成分在里面,我遵行你的话,我乖乖地去做,我不妄求,我那权能的神会替我成就心中所盼望的。顺服的动机不是因为神给我的应许,顺服单单是因为祂是神,祂的命令我就应该遵行,对的事情就要去做,结果在神的手里。Right是我要去做的,righteous是神的。

我们是生活在过程中的人,神是掌管过程和结果的,但我却关注结果胜于过程。我想起了那个大家熟知的比喻故事,神让我们每天去推一个大石头,一次次努力下来,大石头纹丝未动,于是我们向神抱怨为什么让我们做这样的无用功?神让我们看看自己因为每日的操练而强壮的肌肉,那是神所要给我们的,而是否要挪动那块石头,完全是神自己的事情。

关于乐义

当我接到电话说乐义从22层楼上掉了下去,我跟当时身边的同事说起了这个令人非常震惊的消息。同事说,有过报道小孩从高楼掉下去啥事没有的。在赶往医院的路上,我祷告我那权能的神来行神迹,这对祂来说太容易了,这将是多么大的见证啊!还没到医院我就收到短信,乐义已经走了。虽然乐义完好无损地躺在那,很平安,这已经是个很大的神迹了,但我对于我那慈爱的神居然允许这样的小概率事件发生,还是有诸多的困惑和不解。

很长的时间,想起乐义,心里那个疼啊!这个梳理起来更难了。

事情过去一个月了,我跟Sarah讲起来,本以为我可以平静地讲述了,没想到还是流了不少眼泪。

【伯1:9-11】  撒但回答耶和华说,约伯敬畏神,岂是无故呢?你岂不是四面圈上篱笆,围护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吗?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赐福。他的家产也在地上增多。 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当面弃掉你。

我的光景是怎样的呢?我只是听闻这样的事情,就几乎要动摇了。

天堂,我们真的认为那是一个美好的令我们盼望的地方吗?为什么每当听到亲人朋友生病或离世还是非常难过,即使确信他们已经到了天堂美好地,我们还是很难过。而生者在这世上,不主要是劳苦愁烦吗?如果我真的如此相信盼望,那乐义在两岁的时候,饱得父母亲朋的关爱,还没有经历痛苦患难就回到神那里,在天堂里无忧无虑地生活,岂不是更有福吗?今世和永生,那个更重要呢?但就是这样想一下,都还是战兢。我真的信吗?

在乐义的追思礼拜上,陪同BX师母来的jc也全程参加了。每当我抬起泪眼看他时,他也在流泪。Sarah说:“如果我的死能够换得一个人的得救,那我愿意神随时取我的性命。”我发现自己和传教士的生命还是有巨大的差距。我总是念,“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就不能结出许多籽粒。”在我的意识里,一粒麦子死了,总是要换许多籽粒的,一粒换一粒,有点亏的。我其实很看重自己这一粒麦子,看自己为宝贵。但神做事,不像我这样计算代价成本的,一粒换一粒未尝不可,很多粒换一粒,舍下99只去寻1只这样“赔本的买卖”,神也是干的。

神再次提醒我,我不过是尘土,非常地卑微,很多时候是我自己把自己看得太重,忘了祂是神。【伯38:4】 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

关于坚持

从410以来,我们面临了许多的争论和质疑。来自外界、家人、亲朋、甚至弟兄姊妹的压力,让我不得不经常问自己,这样坚持到底是为啥?

记录一个小片段:

有天早上我下楼去上班,楼里的一个老阿姨拉住我,流着眼泪劝了我一番。我们楼里住的的都是我妈的同事,住了二十几年了,叔叔阿姨们是看着我长大的。阿姨的意思是,作为邻居和长辈,他们出来进去看着我家的24小时岗位,心里难受。阿姨算是热心的人,出面来劝劝我。

“我们底下都议论,孩子们有错吗?孩子们没做错什么啊。但是孩子们太年轻,没经历过事啊。我们这么多年什么运动都经历过了,谁能坚持得住啊,胳膊拧不过大腿的。就算你们有理,到哪能讲理啊!你们太年轻,太傻啊。你们好好跟人家说说,看看人家怎么着就能放过你们了,让写啥就写啥,问问人家写成什么样行,咱就怎么写。咱们有学历有文化,干啥不行啊,找个工作挣钱,好好过日子。这么好的天儿,带着孩子外头玩去多好啊!”

然后阿姨流着泪说起了我老爸老妈,作为父母他们得有多着急多难过。想起我那浑身是病的老爸老妈跟着担惊受怕,我也流下了眼泪。

阿姨后来反复强调,“听阿姨劝,我们都是过来人,别再傻了。”

我说,“嗯,有上帝都管着呢!”

阿姨听了我的话很气,“你就傻吧!”然后愤然离去。

走在外面去上班,我忽然觉得呼吸困难。那天天很蓝,明媚的阳光下我忽然有些恍惚,我觉得这个世界好奇怪。既然是别人在做不公义的事情,我为什么要低头认错到自己头上呢?

有很多时候,我跟神说,我受不了了,我想跑了。神就藉着这些事情告诉我,站在那,别动。我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人,什么神学立场啦,什么政教关系啦,我并没有深入思考过,也从来没什么想法。可神偏偏把我放在这样的环境和事件当中,我只能像YX姊妹说的,我是神的小兵,就在我的岗位上站好我的岗。换个思路,也许我们所遭遇的这些,能换来一粒麦子,那也是值得。

我们是弟兄姊妹

 文/ZK

我是一个有亲妹妹的人,这个年龄,并非谁都像我一样幸运。她比我小四岁,爱好、脾气、性格、世界观、都与我相异甚多。如果不是亲兄妹,我们或许没有太多交集。然而,一切的异同并没有阻隔我们相亲相爱。她已经如胎记一般,镶嵌在了我的生命里,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没有了她,我可能不在是我。

    那一年,我信了耶稣。自幼孤独自傲的我忽然有了一群弟兄姊妹。享受救恩的同时,享受着救恩伴随的副产品---弟兄姊妹的爱。慢慢的发现,弟兄姊妹也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如果没有这部分,我的生命肯定没有这样精彩。

    与亲妹妹不同的是,弟兄姊妹更是同路人。

    信主时间越长,越发现圣经是真理,也越来越体悟:我们走的是一条窄路。

    毫无疑问,窄路有时候是孤独的。

    毫无疑问,窄路上是更加丰富的。至少我们有很多同路人。

    巴别塔之后,人类就无法交流,总是听不懂对方说的是什么。

    耶稣之后,咒诅变为了祝福,在这条窄路上的人,明白了彼此,相爱超越了一切的隔膜。上帝为人类搭建了通往天堂的梯子。

    一次,一个姊妹和我见我言辞犀利,私下对我说:那些可是你的弟兄姊妹。弟兄姊妹,这个太熟悉的词汇,忽然变得沉甸甸。

    看到网上的一些帖子,有时候是不安的。我们可是弟兄姊妹啊,上帝给予了我们这样彼此的称谓,是多贵重的礼物。我们却轻视它,调侃它。

    我想:我们都当悔改,为没有认真爱过,为彼此轻视,为我们的骄傲。

    牧师或许会做错,甚至可能犯罪,我们或许会更有见识,更聪明。但这一切真的那么重要吗?我想这一切都不重要,在上帝的眼中:我们彼此深情的说:“我爱你”,或许比一切都重要。

    最近听到了太多嘈杂的声音,我想远远没有“我爱你”这样的声音更有力量。因为这就是耶稣基督的声音,我们可以认出牧人的声音。

秩序——神能力的承载

分享:双燕牧师   

整理:曾淼

经文:腓2:1-18、林后10:1-18   

关键词:顺服  权柄

一、顺服的层面

基督是顺服的完美典范。他不以自己为“强夺”的——“强夺”就是用力把东西从对方手中抢过来;而是选择了松手,将自己交在约瑟和马利亚的手中、交在不法之人的手中,甚至顺服到一个地步,让人用钉子将他的手刺透。一般人希望自己的死是“好死”,但耶稣的死却是屈辱的,在犹太人看来挂在木头上也是受咒诅的。能够放下自己,那是极大的能力。有一首歌里唱道:“那双手曾铺满天上的星辰……”那双手,跟钉痕的手,是同一双手。基督敢于把自己放在人的手中,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失落,他始终相信自己在父的手中。所以顺服不是懦弱、贬损,顺服是一种能力。

这么多年过去,回过头来反思,当年我义愤填膺,觉得如果我不挡着,真理就失落了。发现那个时候我心中没有太多“顺服”的概念,对权威几乎无认识。后来才明白凡权柄都是出于神,我们是透过具体的秩序、具体的人来顺服权柄。表达过就够了。这都是过了好几年才学到的功课。对于权威,我们没有端正的心态。所以许多言语是批评的、指责的、轻慢的、藐视的、讥讽的,而不是鼓励的、建立的。我们对人的态度,充分显明了我们对神的态度。正是在具体的人面前,更显出我们跟神的关系。

 

二、权柄的层面

保罗提醒哥林多教会不要从表面看权柄。他行使权柄是为了“攻破人心的营垒……将人心意夺回……使人都顺服基督”,是造就人,不是败坏人;是为教会,不是为他自己。保罗按着神所量给他的界限,跟哥林多人说,你们就是我的荐信,就是我作使徒的凭证。

到6月5日,就是我按牧2周年。由于我是单身,所以按牧礼的时候,他们说给你按婚礼办吧。我说不,按葬礼办。之前我做传道十多年,一直的一个弱点就是,不敢行使权柄。因为权柄是一种承担,而我不愿意承担。当我在按牧礼上说“我愿意”的时候,是我真正放下自己了,愿意去承担了。我们对下一代要有承担,对民族要有承担。当我们有承担的时候,才是真正地行使权柄——那是对真理的坚持,是放下自己、成全他人。

神也借着机制,比如章程,来维护秩序的运转。一堆强的人放在一起不算强,一群人在一个好的机制中有序地运转才算强。当面临这样大的内外压力时,一定会有一些问题、或者薄弱环节暴露出来,这样我们就有机会不断地修复、完善这个机制,使得今后避免这样的伤损。

上次说守望教会对我道歉信的回复里写道“这是我们成长所付出的代价”,其实更确切地应该说,是“守望教会为承担所付的代价”。盼望代价带来收获。

祷告题目:

1. 先为自己祷告,更新对顺服、权柄的认识,不论是在家庭、教会、国家;

2. 为守望秩序的恢复祷告,让章程越发老练、完善,避免继续发生伤损;

3. 为这个小假期祷告,中间有新的主日、一个婚礼,以及自己的需求。

离者两伤

 分享:双燕牧师  整理:曾淼

经文:提摩太后书2:1-13   

关键词:刚强,忍耐

作为一个离开过教会、也被离开过的双燕牧师分享道:

“离开的时候我觉得我是最痛的,因为无家可归、有一种漂泊感;被离开的时候才发现被离开的更痛,因为既要承受撕裂之苦,又要面对着各种疑问收拾残局、撑起教会前面的发展。也是在那个时候,才想起我之前的做法对另外一个群体的伤害。

“之前我所扮演的角色不是一个‘伤口的制造者’,而是‘把伤口撕得更大’——拼命地想让更多人知道、站出来评理,结果不仅把自己给伤了,而且让更多人伤到了。最痛苦的是,很多人因此困惑、迷茫,最后选择远离神的教会、远离神。所以,我内心最大的愿望是,我们不要做那个把伤口撕得更大的人,不要做会让自己以后后悔的事。对那些现在还不能分辨的弟兄姐妹,我们要多一些保护。

“对于离开的同工,你认同的话,为他们祝福;不认同的话,也请相信他们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选择、求神赐福他们今后的事工——因为我们曾是一家人,因为他们在很多服侍的领域都有那样的摆上。8年前我离开守望的时候,不会想到今天我会跟守望并肩站在一起、会有这么多机会在守望的祷告会讲台上分享信息。神常常在时间上、空间上有更大的手笔、惊人的智慧。

“对于留下的同工,他们的难处在于没有时间停下喘息,要继续面对内外的挑战、收拾残局。当我做了传道人以后,才发现,指出问题是那么容易,而解决问题是那么的难。在那个重要同工离开我的时候,我也想不干了,要不去神学院读书?这时天明牧师主动约我谈。他说:‘传道人很多,好的传道人太少;真正好的传道人要坚忍、坚韧。’开始我还不服气,认为我自己挺坚忍、坚韧的——十几年的恶性失眠都挺过来了。天明牧师说:‘不是指那方面,而是指人际关系的承担上。’所以后来当我在神学院里跟将来要做传道人的同学们分享时,我就说了这个。外部的压力大吧?去面对!内部的压力更大吧?去面对!从这个教会到另一个教会,从另一个教会到神学院,从神学院到世俗工作……到哪里能躲避神给的功课呢?”

“天明牧师那次找我谈的时候,在他开口之前,我先递给他一封信,是写给守望教会的道歉信,是对于所有人的——牧师,当时的同工,以及当时的全体会众。而守望教会的回复也让我特别感恩——‘你们不是不义的,我们也不是义的,这是我们成长过程中所要付的代价……’”

祷告题目:

1. 为全教会所有的人祷告,求神医治我们所受的伤害;也为迷茫、困惑的弟兄姐妹祷告;

2. 为离开的同工祷告,求神祝福他们前面的道路,最好是提名祷告;

3. 为留下的同工祷告,在他们面对这内外的压力时加给他们力量,也是提名祷告。

纪念&感恩 父亲离世

文/Cindy

爸爸(我的公公,HZ的爸爸)在我们回家第6天(5月16日)去世了。HZ的老家是河南新乡长垣一个小村,一个具有中国传统浓郁的中原文化的小乡村,他弟兄三个,还有一个妹妹(这些年妹妹和妈妈照顾爸爸,两个弟弟都在农村,但长年在外打工,跑业务)。回家之前,HZ心里很软弱,因为按照我们的意思我们会给爸爸办基督徒的葬礼,因为这8年虽然爸爸脑部受伤,语言功能受损,但是我们每次回家都给他传福音,我也带他做决志祷告,他每次都很高兴我们为他祷告,微笑点头表示同意。但是上次爷爷的葬礼三弟反对办基督徒的葬礼,尽管我在爷爷去世前一年的春节已经带爷爷做了决志祷告,但是迫于世俗的压力,家里的三弟觉得如果不办世俗的葬礼,他们在父老乡亲面前没有颜面,并且在村里会被孤立被排斥。所以那个葬礼是HZ自己为爷爷办的基督徒的仪式,但是仪式一结束,传统的仪式就接上了,从头到尾只有HZ自己按照自己的方式哀悼爷爷,在一个大家族中如同外邦人一样被无形中边缘化。这次回家之前HZ很踌躇,他说如果他们还坚持传统葬礼仪式,他就不坚持自己了。他不想掺杂了。但这次回家很蒙恩,HZ的最小的弟弟HW已经跟着妻子信了天主。当HZ建议将来我们按照神所喜悦的方式办葬礼时,三弟欣然同意了,并说他信天主了,愿意按照天主的意思办。

HZ的二弟这几年在北京也跟我们一起信主了。他也很愿意按照信主的方式办葬礼。爸爸的三个儿子和儿媳妇第一次一起在爸爸病床前祷告、唱诗赞美主,尽管爸爸处于昏迷之中,但他灵里明白我们在做什么,他的眼角有泪水流出。我们一起祷告,求主或者让爸爸苏醒,并且病得痊愈,在妈妈协助下能生活自理,或者求主接父亲到天家,如果父亲不能到天家去,我们情愿他在世上受苦,那也比永远的黑暗、痛苦要强。三弟和三弟媳提出要给爸爸受洗,考虑到爸爸不能说话,HZ与牧者沟通后决定尊重大家的意见给爸爸施洗了。爸爸在受洗3天后回天家了。我们在全村人的注目中举行了基督徒的葬礼,不烧纸、不烧香、不披麻戴孝,穿黑衣戴白花,HZ主持追思礼拜、家人一起唱赞美诗、放纪念父亲的PPT投影来哀悼父亲,亲戚朋友和乡亲吊唁的人都分到印有“信耶稣得永福”的福音毛巾和赞美诗单张,葬礼在父亲去世5天后下葬,下葬时间考虑到爸爸的亲戚及亲叔叔的感受,按照当地传统,最短的在家放3天,最长的放7天,大多放5天,我们选择了5天后下葬。爸爸安葬后第三天,HZ在家里召开了第二次的家庭会议。第一次家庭会议是了解每个人对爸爸丧事的各种意见和不同想法,2天后按照“首要的是讨神的喜悦,其次是追求家庭和睦”的原则,HZ综合每个人的意见给出了大家共同认可的方案。第二次家庭会议的主题:和睦、 孝顺、彼此祝福。HZ读了圣经上关于孝顺父母的经文,在实际应用中孝顺妈妈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孝顺,这是基本的,平日对妈妈的电话问候、常回家看看也是孝顺,小家庭关系的和睦、弟兄姊妹的彼此相爱也是妈妈最希望看到的,这也是孝顺。HZ又读了关于马太福音,“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要放下祭物与弟兄和好”的这一段经文等,春节期间二弟和三弟打架,春节后回到北京禁食祷告期间读这段经文,意识到要给三弟道歉,而远在江苏的三弟在与妻子祷告时知道要饶恕仇敌更何况自己的哥哥,后来二弟和三弟在分别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和好了。荣耀归给神,这是神的作为!但是二弟的行为给三弟媳也带来了伤害,我们推动二弟给三弟媳道歉,这次家庭会议上HJ真诚地给三弟媳道歉,请她看在天主的份上原谅自己。三弟媳也哭了,说了自己的委屈和在主里的接受。这是更深的和睦和彼此的接纳。最后全家一起祷告祝福,大哥给二哥祝福,二哥给三哥祝福,三哥给小妹祝福,小妹给大哥祝福。最后共诵主祷文结束,弟兄姐妹彼此拥抱,告别。

这个大家庭在这8年来经历了很多的风风雨雨,家庭变故、官司缠身,疾病、贫穷、事故接踵而来。对家庭和睦、家人平安、健康的渴望植根在HZ的心中,我们从心中渴望有一天全家人能围桌一起共颂主恩,共同赞美主,一起祷告的场景。在爸爸出事脑出血、生命垂危、打官司的过程中二弟HJ跟着HZ信主了,在HJ惹事躲避官司,被主管教的过程中二弟媳及长孙女琳琳一家全都信主了,三弟在离开父母与妻子在外地跑业务的生活中三弟和他的三个孩子都来到天主的名下,皈依耶稣基督。妈妈早年信耶稣,但是这十多年她信仰的根基已经偏了,与我们的信仰都不同了,妹妹和妹夫在家受妈妈影响比较大,虽然还没有全家人共同赞美主,归荣耀给我们天上的父神,但我们知道主已为我们做成了大事,耶稣基督的旌旗已经在我们家庭中建立,前面的道路我们也不知道,但求神继续不撇弃我们,使用并祝福我们来荣耀祂的名。

PDF下载

 

  • 《@守望》第118期——单身姊妹
  • 《@守望》第117期——十诫
  • 《@守望》第116期——关注青少年
  • 《@守望》第115期——兴起弟兄
  • 《@守望》第114期——这个世代的青年
  • 《@守望》第113期——户外敬拜7周年
  • 《@守望》第112期——团契生活
  • 《@守望》第111期——孝敬父母
  • 《@守望》第110期——读点神学
  • 《@守望》第109期——圣诞·福音
  • 《@守望》第108期——感恩
  • 《@守望》第107期——基督徒的财富观
  • 《@守望》第106期——青宣大会
  • 《@守望》第105期——守约
  • 《@守望》第104期——宗教改革500年
  • 《@守望》第103期——家庭建造
  • 《@守望》第102期——陪伴•关怀
  • 《@守望》第101期——户外敬拜6周年
  • 《@守望》第100期——读经
  • 《@守望》第99期——回家
  • 《@守望》第098期——圣诞·福音
  • 《@守望》第097期——感恩之心
  • 《@守望》第096期——关注宣教
  • 《@守望》第095期——关于祷告
  • 《@守望》第094期——软弱之道
  • 《@守望》第093期——悔改之道
  • 《@守望》第92期——婚姻之道
  • 《@守望》第91期——教养孩童
  • 《@守望》第90期——职场呼召
  • 《@守望》第89期——户外敬拜五周年
  • 《@守望》第88期——纪念国永
  • 《@守望》第87期——家庭敬拜
  • 《@守望》第86期——务求传福音
  • 《@守望》第85期——这个时代需要什么
  • 《@守望》第84期——操练敬虔(二)
  • 《@守望》第83期——操练敬虔(一)
  • 《@守望》第82期——为主而活
  • 《@守望》第81期——人生标杆
  • 《@守望》第80期——性别认同
  • 《@守望》第79期——里外更新
  • 《@守望》第78期——穿上新人
  • 《@守望》第77期——户外敬拜四周年
  • 《@守望》第76期——我们向主要什么
  • 《@守望》第75期——我不以福音为耻
  • 《@守望》第74期——圣诞节传福音
  • 《@守望》第73期——感恩
  • 《@守望》第72期——户外拘留时代(八)
  • 《@守望》第71期——户外拘留时代(七)
  • 《@守望》第70期——户外拘留时代(六)
  • 《@守望》第69期——户外拘留时代(五)
  • 《@守望》第68期——户外拘留时代(四)
  • 《@守望》第67期——户外拘留时代(三)
  • 《@守望》第66期——户外拘留时代(二)
  • 《@守望》第65期——户外拘留时代的开始
  • 《@守望》第64期——户外特刊
  • 《@守望》第63期——户外三周年
  • 《@守望》第62期——小组•家(二)
  • 《@守望》第61期——小组•家(一)
  • 《@守望》第60期——圣诞月•传福音(二)
  • 《@守望》第59期——圣诞月•传福音(一)
  • 《@守望》第58期——数算恩典
  • 《@守望》第57期——我和守望(二)
  • 《@守望》第56期——我和守望(一)
  • 《@守望》第55期——梳理户外敬拜
  • 《@守望》第54期——户外敬拜中的忍耐
  • 《@守望》第53期——关注单身弟兄
  • 《@守望》第52期——关注单身姊妹
  • 《@守望》第51期——社会服务
  • 《@守望》第50期——关注职场
  • 守望网络期刊第49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48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47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46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45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44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43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42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41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40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39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38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37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36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35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34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1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2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3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4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5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6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7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8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9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10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11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12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13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14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15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16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17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18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19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20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21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22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23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24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25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26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27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28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29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30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31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32期
  • 守望网络期刊第3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