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济州“宣教中国2030”会议散记

文/曹岩松

2016年9月27日,第二届“宣教中国2030”会议在韩国济州岛举办。我所在的福音机构受邀参加本次大会,我因此有幸跟随机构出行。

参会之前,我对“宣教中国2030”知之甚少;到会之后,我才明白,“宣教中国2030”的异象就是到2030年,中国教会要向海外差派2万名跨文化宣教士。

此次会议期间的主题信息、见证分享、呼召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也带给我诸多收获和感动,我愿意和弟兄姊妹分享我的记录和观察。

2030是如何开始的?

本次济州岛会议是继2013年首尔领导力论坛、2015年香港“宣教中国2030”动员大会之后的第二届会议,前后脉络大致如下:

2011年10月,在南非开普敦举行了第三届洛桑大会。当时有来自世界各国的4000多位教会代表参加大会,但中国家庭教会230位代表未能出席。

2013年6月,亚洲洛桑在韩国首尔举办了“亚洲教会领袖论坛”,有近300位教会领袖参加,其中包括100多位中国家庭教会的领袖。在首尔领导力论坛上,中国教会李圣风牧师初次谈到“宣教中国2030”的异象,其他中国教会的领袖起而响应,于是催生了2015年的香港“宣教中国2030”第一届宣教动员大会。

本次会议在济州岛圣安教会举行。圣安教会是韩国本土宣教士李济风牧师在济州岛建立的第一间教会。教会的外墙上陈列着李济风牧师的照片、圣安教会的早期图像及相关说明,透过这个窗口,人们可以管窥济州岛的宣教历史。

这次会议的成功举办,离不开圣安教会所有工作人员的倾力帮助和大力支持,听说有300位圣安的同工参与引导、接待、服务中国的弟兄姊妹;圣安教会主任牧师柳丁吉在开幕式上以“和平之子”为题讲道,他以济州岛的发展历史为镜鉴,告诉我们凭借人手不可能创造和平,唯有耶稣基督带来真正的和平。

会议设立了45个宣教工作坊。以MC0到MC4作为五个分科的标记,分别就宣教理论、宣教导向性教会的建造、国内少数族群宣教、散居海外的大陆人事工、跨文化及海外宣教五个领域进行专题研讨。大部分工作坊是安排资深专家、经验丰富的宣教士及机构负责人分享,与会人员可以自由选择工作坊来参与交流。我加入了一个对穆斯林群体宣教的工作坊,讲员分享说如果人们不愿意虚心学习穆斯林的语言和风俗习惯,那么文化上的隔阂和无知就会成为穆宣的阻碍,而西方对殖民主义的矫枉过正,也成为跨文化宣教的一个关隘。通过此工作坊,我第一次听到“内传浪潮”,也是第一次听闻巴基斯坦Bruce弟兄的悲惨经历,感慨自己对穆斯林的了解实在太少……

哪里是宣教之地?

本次大会邀请了好多位海外讲员来分享主题信息。来到济州岛之前,我报名参加了魏娜姊妹开设的宣教探索课程,刚好讲到路易斯•布什提出的“10/40之窗”,这次会议上,竟然就见到了路易斯•布什,他从全球视野看中国宣教运动,指出“宣教中国”将成为一股新的推动和平的力量。

戴继宗牧师——戴德生的第五代孙子,他分享的信息非常实在:如果人们对身边的人都没有传福音的热情,就不要指望到了国外会对那里的人有宣教的负担,他也怀疑这样的宣教是否出于真心。在戴牧师看来,宣教工场的远近考验我们对宣教的真诚。他举例说,我们生活的城市,有很多清真拉面馆,我们是不是有负担去拉面馆里给那些穆斯林传福音?其实,宣教的对象不远,就在我们的身边。

中国教会参与普世宣教,有一个极好的参考对象,就是韩国教会的宣教运动。韩国教会虽然只有1000多万信徒,但却差派了27000名海外宣教士到176个国家,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改变世界”联合会的特使、韩国的金相福牧师分享说,他于1988年在美国惠顿大学参加了第一届韩国宣教大会,那次会议上,韩国教会决心从一个接受宣教士的国家变成差派宣教士的国家。当时韩国有550名海外宣教士,会议提出的目标是到2000年,韩国要差派1万名宣教士,这在当时看来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但是从那时开始他们就迫切祷告,神果然成就了祂的计划。金牧师感慨,在这次的济州岛峰会上,当他看到“宣教中国2030”的会旗进场时,他感受到了28年前在惠顿一样的感动。

Brain Stiller牧师报告的主题是“全球基督教状况”。他指出,20世纪以来,我们越来越认识到圣灵的工作。同时,教会的领导力开始本地化,最大的见证故事就是中国,1949年以后外国宣教士被迫离开,人们预料中国的教会将遭遇灭顶之灾,福音不可能再兴旺起来,但上帝却给中国教会保留了火种,如今成为复兴的力量。他愿圣灵的触碰如潮水一样涌流“宣教中国2030”的全场,带来赞美、泪水,和对宣教的委身。

会上,还有一位80岁的老爷爷分享信息,主持人介绍他时说,7岁的时候他向成年人讲道,70岁的时候他向7岁的孩子讲道。这位走路颤颤巍巍的老人走到台前,分享《宣教,从小孩子做起》。1987年,他得着从神而来的异象,魔鬼要攻击和毁灭青少年,而拯救和释放孩子的唯一办法就是神所启示的话语。他想尽一切办法,给世界各地的孩子赠送简易圣经故事书,他相信上帝的话是永活的,上帝话语所及之地,圣灵随之动工,福音的种子只要撒在孩子的心里,总有一天会生根发芽。如今,他和他的团队,已经向世界各地的孩子赠送了10亿3500万本圣经图书,有些国家的教会带领人最初就是看到他赠送的圣经故事书信主的,并最终走上了牧养教会的侍奉道路。

激励人心的宣教故事

9月28日的晚上,是“少数民族之夜”。来自西藏、云南、贵州、广西等地的少数民族弟兄姊妹穿戴着本民族的服饰,在舞台上口唱心和地赞美神,他们中,有的是教会带领人,有的是被差遣的宣教士,弟兄姊妹们为他们献上同声的祷告,场面热情而感人。

令人难忘的,是一位藏族弟兄在西藏宣教的传奇经历,和一位在贵州革家族(少数族裔)中宣教的韩国宣教士的见证。

藏族弟兄取名保罗,信主之前,他在印度做了15年和尚,是藏传佛教的入门弟子。保罗分享说,去印度当和尚之前,有一次他露宿街头、不省人事,一位藏族阿妈救了他。当他经历了很多事情后再回到藏区,寻找救他的阿妈时,才知道老妈妈已经去世了。但熟悉她的人告诉保罗,老妈妈成了基督徒,她的家就是教会。藏族保罗说是上帝存留他的性命,让他把真神介绍给那些将生命献给信仰却不认识耶稣的藏民。

韩国的保罗弟兄带着妻子和孩子,深入贵州黄平,与一个未被中国政府列入56个少数民族之列的革家族裔一起生活了八年,最终,保罗和淳朴的革家族人建立了关系,收获了他们的尊敬和信任,并将福音传给了他们。他分享说,当他刚进入革家人中,用普通话向他们传福音时,革家人用革家话称呼他为“狡猾、耍小聪明”的“汉人”。为了向没有自己语言文字的革家人传讲耶稣,他每天学习3个小时的革家文,背3000个革家单词,后来还编写了中文/革家文字典,他还邀请韩国的短宣队给村民治疗疾病,后来,革家族人用革家话称他为“宝贝的老师”。虽然保罗弟兄和家人在当地遭遇极大的逼迫和艰难,但他们靠着神翻译了四福音书的革家话版本,制作了革家话的圣经播放器。

9月29日晚上,是“万邦宣教之夜”。一位姊妹分享了她在中亚某国的穆斯林中宣教的见证。动荡的局势、险恶的环境,使她和她的丈夫、孩子时刻遭遇生命的危险,但神带领她依然将福音传给那里的人。她借一位不久前在这个国家殉道的宣教士的话说:“基督徒只死一次,就让我们为耶稣死!”弟兄姊妹闻之无不动容,全场哭成一片。

谁肯为主去?

这位姊妹分享完后,她说神给她感动要在今晚呼召7名宣教士与她同去。他引用了使徒行传20章24节保罗启程去往耶路撒冷时所说的话:“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全场都是呼求、哭喊的声音,祷告根本停不下来。当我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有7位弟兄姊妹已经站在前台。

呼召的时刻来到,一个又一个的弟兄姊妹站出来接受呼召,愿意委身于世界各地的宣教,守望教会的永春和白雪夫妇、张翔弟兄都站了出来,人越来越多,最后台上站满了人。

就在前一夜,大会呼召在场的牧者,在103个需要优先关注的少数族裔中,选择认领其中一个族裔,为他们祷告,跟进他们的宣教需要,同时呼召愿意向少数民族宣教的弟兄姊妹站出来,有100多位愿意奉献自己的弟兄姊妹走向台前。

所有会众举起手来,同心为这些愿意奔赴宣教禾场的弟兄姊妹祷告,求神保守他们,坚固他们,使用他们成为传福音的鸽子,将主耶稣基督和平的佳音传遍世界各地。